Tari

杂食无雷区,慎FO。
头像是自己画的。
微博@塔利

《未来日记Ⅱ Time Concerto》5th未来-第二章。

  “3rd,确认死亡。”

  “4th,确认死亡。”

  “7th,确认死亡。”

  “10th,确认死亡。”

  “12th,确认死亡。”

 

……

 

  空灵的声音在脑内响起,不夹杂一丝感情,像是最公正的法官在宣读结果。雪莉·凯西用衣裙的边角随意地擦拭着匕首和小菜刀上的血迹,并将它们收起来继续藏在身上。她一边掏出手机看着上面所记录的日记内容,一边用袖子把自己脸上被溅到的猩红液体抹去。

 

  『12:03,敌人抓起藏在背后的菜刀,我握紧了匕首。』

  『12:05,交涉失败,我向旁移动避开了对方滑过来的菜刀。』

  『12:06,我向下蹲躲过敌人的横扫腿,使用后空翻抓取到刚才的菜刀,获取了短暂的continue。』

  

   雪莉一条条地仔细将它们与自己刚才的行为进行核对,在确认无误后才松了一口气。这就是她的“未来日记”,名为“逃脱日记”的一种记事工具。在小田切千鹤离世不久后的某个清晨,也就是见到法皇的前两天,雪莉便发现自己那台iPhone5里出现了这个东西。

  那上面不断更新着每时每分的行动,但与其说是“行动”,不如说是“如何快速并最大利益化地逃出险境”更为恰当些。她想起刚才与黑江叶月的对战之前,自己也是事先看了日记上预告的动作才险险胜利。那女孩,黑江叶月,应该是因失血过多而导致的死亡。雪莉的内心有些许小小的愧疚,如果不是自己,那么她或许也会有一个属于少女的美好时代,和正常人的生活接轨。

  手里的iPhone5发出一丝震动,上面提示着有一封新的短信。雪莉做了个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点开了那条来自两年前的短信。

 

  『12th宣布死亡了呢,一定是雪莉酱的功劳吧。(❁´◡`❁)*✲゚* 』

 

  原来如此……过去和未来的人是绑定在一起的,一旦同名次下的某方死掉,那么另一方也会离开这个世界。雪莉·凯西不禁握住那台不知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的iPhone5,手心微微渗出些冷汗,变得有些滑腻。 

 

  『是的,大概因失血过多的状态下又进行了剧烈运动而至。』

  『那孩子可真惨啊~不是什么很有美感的死法喔?』

 

  惨吗?她倒没这么觉得。如今的秋叶原寂寥无人,但凡看见人的身影就一定是自己的敌人。如果不抛除心中的杂念去全力干掉对方,那么死掉的就会是自己,还有小田切千鹤。

  让千鹤再一次死掉这种事情,她无论如何都无法容忍。

 

  『比起让你死掉,我更宁愿其他人都去死,哪怕这需要我亲自动手来逐个消灭。』

 

  屏幕另一端的小田切千鹤看到这一条短信后打了个寒颤。她一直都相信自己是在和两年后的雪莉·凯西通信。但是现在出现在眼前的这些文字,让千鹤开始有些怀疑这个冷漠似杀人机器的家伙,究竟是不是她一直以来都十分宠爱的小女孩。

  她的直觉告诉自己,这百分之一百是雪莉。但自通信以来,雪莉的腔调就变得冷冰冰的,仿佛死亡对她来说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那么,这两年间到底都发生了些什么……?

 

  『说什么呢雪莉酱,女孩子家家的不要总把“去死”这种词语挂在嘴边哦。而且我这不是还活得好好的嘛。』 

 

  雪莉愣了一下,然后自嘲般苦笑着按上屏幕显示出的键盘来进行回复。是啊,两年前的千鹤正活得好好的呢,工作蒸蒸日上,一切都顺风顺水,那场事故对于千鹤来说还太过于久远。但她能怎么说,难不成要打个电话说一句“千鹤姐姐你其实已经死掉了哦,现在的你不过是存在于过去罢了”吗?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吧。

 

  『千鹤姐姐。』

 

  小田切千鹤盯着这短短的四个字,她仿佛能感觉到未来的雪莉欲言又止。

 

  『嗯?』 

  『……注意安全,保重。』 

  『好的,雪莉酱你也是。』

 

  不过一切都无所谓了,从被卷入这个游戏开始,胜利就成了她唯一的追求。雪莉收起手机,轻手轻脚地向东走去。这里太危险,如果让其他的持有者发现自己在这里的话……

  “……啊啊。看来已经被发现了呢。”雪莉停下脚步,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长发女孩。

  “初次见面,5th的ShirleyCasey,我是有栖川花咲。”

  长发女孩微笑着站在距离雪莉不远处的空地上,背在身后的手紧紧抓着手机。

  “排名是,the first。”

 

  ……

 

  小田切千鹤在穿衣镜前站定,还兴奋地转了个圈。雪莉有些不忍直视地捂住脸,都多大的人了,出个cos什么的有必要这么开心么!

  不过吐槽归吐槽,千鹤确实很适合出这个角色——《魔法少女小圆》的晓美焰。墨色的长发在背后轻扬,收紧的衣裙将她的腰身完美地勾勒出来,黑色的连裤袜更是将她修长的双腿展示的淋漓尽致。不过这主儿却丝毫没有察觉,动作依旧大大咧咧的像个二十出头的小毛头子,要不是有连裤袜,恐怕裙下的风景早就让人一览无余了。

  雪莉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粉白相间的小洋装,据说这身行头扮的是出自同一作品的鹿目圆香。话说回来,打扮成这样还说是战斗服,作者到底有没有考虑过裙子短的问题啊……雪莉再一次捂住脸,打扮的这么羞耻她还是头一次,更何况还是在人这么多的秋叶原漫展。

  “嗯哼~让我看看……日记上说,往西走的话就可以脱离危险。如果是这样,那么……”小田切千鹤一面看着手机,一面掏出一个小巧的指南针寻找方向。漫展的场地十分庞大,但人群多的简直让人有些喘不上气来。雪莉紧紧地跟在千鹤的旁边,所幸她的鞋只是那种红色的洛丽塔圆头小皮鞋,否则真要在这汹涌人群中摔个狗啃泥了。

  她们拨开人群向场地的一头走去,雪莉无意中瞥见指南针上的指示,便有些好奇地开口道:“千鹤姐姐,我们走反方向了,现在是在往东走……”

  “我知道哟,多谢雪莉酱的提醒~”千鹤停下脚步,微笑着揉揉雪莉柔软的粉色头发,“所以我现在要去找一找正确的路。你去舞台那里看会儿节目,乖乖地等着我,好吗?”

  被揉头的某人虽然心中生疑,但也不好说些什么,只好点点头答应下来。在给了她一个拥抱之后,雪莉转身走开。

  千鹤笑着目送雪莉的远去,手机轻轻敲了下颚,依旧没有换下脸上的笑容,就那么站在原地,用这只有她和另外一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强度诉说着。

  “没想到这么快就见面了,没有及时地打上招呼还真是失礼了。”

  “欢迎来到秋叶原的漫展,我亲爱的1st殿下——?”

  黑发少女在原地转了个身,随着裙摆的扬起,她的右手也一并执在胸前行礼。脸上却换上了一个玩味的表情,仿佛自己在做一个天大的恶作剧。

  “我是‘未来日记’的5th持有者——小田切千鹤。”

 

  有栖川花咲迅速地跑到一旁的楼后,单手撑住墙面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她握着匕首的手还微微有些颤抖着,虽说自己这么打架并不是第一次,但在见识了雪莉·凯西如杀人魔般的攻势还是有些心悸。如果不留心的话…会死掉的吧?那么,自己和枫君还如何去见面、如何去守护二人的未来啊…。

  花咲用着没有握刀的手擦擦有些湿润的眼眶,剧烈的运动下来她的体力多少有些不支,虽说武力值很高,但身体的耐力一向不行,讨厌跑步的程度可以堪比美苏冷战期间二国的奇妙关系了。她掏出手机迅速点着,上面记录着小野寺枫曾经做失败的一些事情记录,底下的小字还注释着如何把该事正确地做到完美的程度。经验日记的好处就是会让他、她避免一些不可挽回的错误,有时候小错误甚至比大错还要重要。这是自古以来一直不变的哲理。

  “如果是枫君的话、如果是枫君的话,他会这么做啊……我明白了。”花咲站直了身体,下定决心般合上手机握紧了手里的匕首,“面对不可琢磨的敌人就要一股脑地全力奋战吗,这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简单?”花咲听见声音后猛地一抬头,却发现对方手里的刀刃直指自己的喉咙。

  雪莉半眯起眼睛,脸上依旧是没有表情的样子,她不是很喜欢在打架中过多的和对手交流,在她看来,那样只不过是拖延时间的办法而已。

  “如果你认为这场生命游戏很简单,那只能说明你不重视它。”雪莉面无表情地咧开一边的嘴角,做出来一个似笑非笑的、很奇怪的表情,“如果你不重视的话,那么死掉也没问题的吧?”

  “什么?不、不是这样的……!我只是…”花咲想要为自己辩解些什么,却发现一切在对方的面前都是徒劳。

    那个金发的美国女生——雪莉·凯西,根本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杀人狂魔……杀人狂魔!无论她究竟是因为什么想得到游戏的胜利,但现在看来,她只不过在享受杀人的乐趣而已。你永远都别妄想和一个杀人狂魔去讲什么道理,讲道理有用的话那还要警察干什么呢?说些有的没的,倒头来遭难的也只会是自己。

  “很快你就会不那么痛苦了,你嘴里所说的枫君,也马上会和你见面的。”雪莉收回指向她的菜刀,另一只手抽出绑在腿上的匕首在手里打了个转,双手握住两把刀的刀把再次转而抵住人的胸口处。

  有栖川花咲向后退了几步,然后微微颤抖着同样举起自己手里的匕首。她明白,如果这个时候再不果断勇敢一些,那么就真的没有什么机会了。阳光沿着楼间的缝隙漏进来照在刀刃上,反射出一丝耀眼的白色冷光。花咲突然想起,自己和枫君在一起的某个午后,咖啡店的瓷砖也反射出白光,但是不同于此的是,当时的灯光是温暖到让人想要更多接触一些,现在的冷光却是无情的想要让人落泪。

  雪莉却没有直接刺向她,而是趁着她走神的空当里,一个抬腿踹掉了对方手里还未来得及收起的手机。然后一脚踩住那台属于少女的、小巧的香槟色iPhone。

 

  “你说,如果使劲地把屏幕刺碎,把整台手机都狠狠地砸向对面的墙壁,让它摔个四分五裂到再不能使用的程度……没了‘未来日记’的你,会怎么样呢?”话音刚落,还未等到人的回答便蹲下来,将两把刀都猛地刺进手机的屏幕。相对应的,在两个刀尖接触的地方出现一丝裂纹,然后裂纹就像是破碎的冰面一样布满了整个屏幕,就连贴着的强化手机膜都有些无力地喧嚣着失败而告终。

  花咲想要阻止她,却发现手已经无力到再也无法握住匕首,她扶着墙面慢慢地跪在地上,一点点感受着力量从自己的体内流出。原来人在将死之时是这样的感受啊,枫君他当时一定…很无力,很难受吧。

 

  “对不起……枫君,我虽然自认为强大了不少,但是最终还是一如过去的懦弱……谢谢你当时的保护,让我在这个世界上多多地存在了些许时分。”

  “我就要,和你团聚了呢。相比之下,这也是一个不错的Happy End啊…!”

 

  扎着马尾辫的长发少女无力地捂住自己的眼睛哭泣着,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她的消失不同于其他的持有者那样恐怖,而是一点一点的、化作星星般的光点随着风吹而逐渐飘散。

  雪莉·凯西再度扭头看了她最后一眼,然后不夹杂一丝感情地把手机随手砸向对面的楼墙上。

 

  千鹤是怎么教导她的来着,不要沉迷于游戏之中?

  那已经无所谓了,雪莉看着自己手上的两把刀没有出声。

  既然已经沉迷于其中无法自拔,那么就要把胜出游戏当成自己的目标!

 

 

  “1st,确认死亡。”

  空灵的声音再次在脑海中响起。


评论
热度 ( 1 )

© Ta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