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ri

杂食无雷区,慎FO。
头像是自己画的。
微博@塔利

《未来日记Ⅱ Time Concerto》5th未来-序章。



  “这里是……当时的那家咖啡厅。”

  雪莉•凯西慢吞吞地走到咖啡厅前停住脚步。记忆里熟悉的咖啡厅早已染上岁月的痕迹,标牌上的“AKB48”字样也变得有些掉色。毕竟在那之后已经两年了啊…无论多么强大的事物都会被改变,更何况只是一家小小的、微不足道的咖啡厅呢。
  一如过去那个软弱的自己,最终也变成了现在这个有些冷漠麻木的模样。
  情理之中。
  像是被什么引导着思绪一般,雪莉迈开步伐,双手使力推开了那两扇有些浮灰的玻璃门。映入眼帘的则是两年来从未变化的摆设,精致的水晶吊灯给店内带来温暖的白色灯光,空调的暖风恰到好处,所有设施都在正常地运转着,仿佛所有人消失的事情只是一个梦。
  而梦里的一切,和两年前的那天如出一辙。
  她愣愣地看着这些,脑海里所有的记忆都开始迅速集合、堆积出一个年轻女子的形象来——那个只有20岁的美丽大姐姐。

  “小田切千鹤。…”

  有些怔怔地念出这个熟悉而又尘封已久的名字,雪莉轻轻地咬住自己的下唇,毫无意识地将力度加深,直到齿间沾染上一抹轻微的鲜红。随后属于鲜血的铁锈味儿传遍了整个口腔,这才立马停下牙齿的动作,让它们离开已经有些破皮的嘴唇。
  如果那个人还活着的话,大概已经开始谈恋爱了吧……?工作蒸蒸日上,每天都笑的十分开心的样子,一定是这样的,每天都会是这样的。然后和喜欢的人结婚、生子,抱着幸福无憾离开世界。
  而不是在遗憾与悲痛中离开世界、离开自己。
  雪莉直往里走,左手一一抚过那些还没来得及被店员们打扫清理的桌椅们,灰白色的浮尘在空中打了个转儿,最终停留在她的裙子下摆和柔软的发间。空气中满是记忆和幸福的味道,刺激着雪莉的还有些脆弱的大脑神经末梢。
  那么好的一个人,为什么上天要剥夺走她的生命呢…。
  走到尽头便是自己在脑海中永远都无法抹去的那两把椅子,常年无人坐的原因导致上面积满了厚重的尘灰,而店员们不知是有意无意却也从未擦拭它们。

  『这样正好,就让自己成为它们的最后一个使用者吧。』

  雪莉•凯西一面想着一面坐在座椅上,身体懒懒地往后一仰,将自己身体的全部重量托付给这把充满怀念的椅子。

  …

  “I remember when we broke up,the first time.(我记得那是我们初次分手)
  “Saying this is it I’ve had enough.(我说就这样吧我已经受够了)
  “Cause like we hadn’t seen each other in a month.(因为似乎我们一个月都没有见面了)
  “When you said you needed space…(那时你说你需要空间……)”

 熟悉的旋律传进脑海里,雪莉惊讶着猛地扭头看向声音发出的地方。
  距离咖啡厅吧台不远处的小舞台上,赫然站着一个20岁左右的及肩发女子在放声歌唱,成熟略带着些沙哑的声线无不一一告诉自己眼前的那个人,正是千鹤!
  怎么会……
  雪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愣愣地环顾着四周的环境。眼前还是那家“AKB48咖啡厅”,只不过此时此刻的咖啡厅却座无虚席。水晶吊灯原本的白色灯光也转变为了柔和的暗金色,光线打在小田切千鹤的身上,让雪莉突然觉得这个人有些美得不太真实。

  “Then you come around again and say.(之后你又来对我说)
  “Baby I miss you and I swear I’m gonna change.(宝贝,我想你了,我发誓一定改)
  “Trust me.(信我一次)
  “Remember how that lasted for a day? (可持续了有一天吗)” 
  声音透过那短短的空气屏障传到在场的每个人耳里,坐在座位上进食的人们无一不放下手中的餐具,静静地把双手置于桌上,统一的样子让雪莉十分地惊奇。她顺着众人的视线看过去,发现大家的目光焦点都在那个正在扬声歌唱的女子。
  这首歌已经许久未听见过了,那些英文字句是那么的熟悉而陌生。熟悉到她可以随时顺着唱下去,可同时也陌生到让她不能再笑着唱完这首歌。矛盾而尴尬的存在……也许正是她与小田切千鹤的关系——不,此时的两人,应该是天人永隔的状态才是,毕竟那件事已经发生……

  “I say I hate you, we break up, you call me, I love you.(我说我恨你,我们分手吧。你给我打电话说你爱我)”
  她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自己仿佛是因为某件事情而与小田切千鹤怄气。无意中跑到了这家“AKB48咖啡厅”时坐到窗边的位子,这才被千鹤发现。千鹤却只是笑了笑,随后便有些着急地问着自己饿不饿、渴不渴、想吃些什么,还叫来服务员立刻着手开始点餐。
  雪莉使劲摇晃着脑袋,想要摆脱过去记忆的阴霾和束缚。已经两年了,时间快得让她没有什么空闲去回忆过去的事情。她只需要向前走、向前走、不断地向前走,对阻碍自己的人们一律进行斩杀,没有什么解释和犹豫的理由。
  “Oh Woo-Oh——”
  看起来歌曲的高潮部分要来了……雪莉深呼吸几下,让自己重新冷静下来。不妨听听故人的歌声来以此释怀那份纠结。…
  不。
  等等。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首歌后面的部分是……
  雪莉背上部分的衬衫被冷汗浸湿了些许,她情不自禁地站起来愕然盯着小田切千鹤。而台上那名女子却还在随着节拍轻轻晃着身子,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事实上那个千鹤也只不过是两年前的千鹤,是处于懵懂未知的时间线的人。
  千万不要唱出来啊……那句让她痛彻心扉的歌词……

  “You called it off again last night.(昨晚你又打给我)
  “But oh woo-oh, this time I’m telling you.(但这次我明确告诉你)”

  不,不听。

  “I’m telling you.(听清楚)”

  雪莉像是发了疯一般猛地捂住自己的头部,过去那些痛苦到彻夜无法入眠的记忆再次在她的脑海里炸裂,那是她曾经以多天的精神恍惚才勉强忘记的东西,现在却又要迸发出来,喧嚣着存在感。
  双手在空中胡乱地挥舞着,直到碰到自己衣裙口袋里的硬物后停下。
  这、这是“那个”。
  碰到“那个”的雪莉•凯西出乎意料地停止了自己疯狂的肢体动作,随后便把手伸进口袋里将其掏出来。那是一台自己用了两年都没舍得扔掉的iPhone5,侧边的金属涂层有些被刮破,屏幕的钢化贴膜也有些铿锵。那部小小的苹果手机是某人送给她的第一件礼物,也是留给她的最后一件遗物,两年来一直没有舍得丢弃,悉心保护好并随身带着,最终还是没有敌过时间的流逝,在上面留下了岁月的痕迹。

  与此同时,周围瞬间变得寂静起来。雪莉疑惑地抬起头看向周围,却发现舞台上唱歌的千鹤、坐在座位上的食客,还有那只懒洋洋靠在吧台角落里的虎皮猫,都消失不见没了踪影。她低头看着自己,发现身体依旧是靠在之前的那张布满灰尘的椅子上,姿势不变。
  难道刚才自己睡着了,一切都只是一个梦吗?
  雪莉盯着漆黑的电子屏幕,按下了置于界面最下方的Home键。屏幕随即便幽幽亮起,显示出的则是她之前就莫名收到奇怪提示的手机备忘录,上面仅仅显示出“5th 雪莉•凯西(Shirley Casey)的未来日记”字样,和一些让人看了觉得很匪夷所思的内容。她想起在自己手机备忘录被莫名地改写之后,周围的人类好像开始依次消失。或许说是瞬间消失?自己有些记不太清楚,总之这个秋叶原变得那样的寂静,寂静到只剩下自己一人。——至少她现在还没遇上其他的人。
  正当全无思绪之际,雪莉仿佛听到某个声音在她周围想起。她急忙看看左右,发现依然是几天来毫无人烟的样子,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幻听。

  『吾……是神明,法皇。』

  这个声音……

  『相信诸位也已经发现周围人都消失了的事实吧。放心……这不过只是一场人类互相角逐的游戏罢了。』

  想起来了,想起来了!这确实不是什么幻听,而是之前被莫名引导一处高台后发生的情景!
  记忆中那是一座银白色浮在半空中的高台,在那之上围了一圈王位一样的站席,最中间的则是一只由狐狸幻化而成的白发男子,而和自己同样站在站席上的,则是十一个发着暗冷幽光的黑影。她只能依稀辨认出体型和发型,除法皇之外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人,都没人肯说一句话。
  或许是怕暴露了什么信息……
  不过相比之下,更不如说像是不谋而同的约定。

  『你们所持的那个日记,被称为是“未来日记”……本来只是你们日常会记录的普通日记,但因时间的扭曲,它可以进行预测未来90天之后将要发生的事情。根据持有者的行动…它可以被不断的改写。也就是,持有者本身的未来将发生改变——当然,“未来日记”内描述的文字也将随之改变。』

  『以及,既然你们的“未来日记”掌握在自己手中,那么也请注意……一旦“未来日记”被破坏,诸位持有者本人的未来将消失。』
  『也就是说,这是一个绑定了生命为代价的“DEAD END”。』
  高台之中的年轻男子笑眯眯地说着残忍的话语,仿佛这一切的一切和他都毫无联系。雪莉静静地打量着被黑影笼罩着的人们,在他们之中有的和自己一样一动不动,也有的握紧拳头做出想要进攻的姿势,还有的发出一声轻哼对这个“游戏”不屑一顾。

  『——杀掉所有的人,你自己就会成为高台上唯一的持有者,也就是1st。在这代表着胜利荣誉的1st头衔下,他将有权利成为吾的继承者,赢得支配时间与空间之神的宝座!』
  『同时还会得知……人类消失的理由喔。』

  赢取“神之座”……吗,如果能够将千鹤还回来,努力去拼一把也是不错的主意。雪莉眯起眼睛,从那个“未来日记”会谈的记忆中回到现实。她拍拍自己裙下被沾染的尘土,手由于附上灰尘自然地有些发黑,在熟门熟路地找到卫生间后推门走入,拧开被清洁干净的不锈钢水龙头开始洗手。透明的自来水迅速冲出,砸在雪莉的皮肤之上,冰凉的水珠带来些许疼痛让她的神经变得清醒许多。
  雪莉将手置于烘干机下,静静地看着那些分散的水珠逐渐被吹得一干二净。但就在这时,卫生间外传来些许声响,先是轻轻的“咯嗒”一声,随后便是一股旋律缓缓弥漫在整间咖啡厅。

  『……这首歌……』

  “I’m telling you.(听清楚)”

  停下、停下……快停下啊!
  雪莉慌忙地逃出卫生间,跑向吧台发出声音的源头。那是自建店以来便存在的小型立体环绕音响,在没人操控的情况下居然意外地自我启动放出了歌曲,但偏偏还是她最不愿听见的、满是承载了痛苦回忆的那首。

  “We are never ever ever getting back together.(我们再也不能一起回到过去了)
  “We are never ever ever getting back together.(我们再也不能一起回到过去了)
  “You go talk to your friends talk to my friends talk to me.(你让你我的朋友都来说服我)
  “But we are never ever ever ever getting back together.(但我们真的再也不能一起回到过去了)”

  雪莉像断了线的木偶一样,慢慢地在吧台前滑落坐到地面上,双手无力地垂下,眼眸也变得有些迷茫。
  ……千鹤姐姐…
  ……小田切…千鹤…
  为什么要……离开我啊…。

  “I used to think that we were forever, ever .(我以前以为我们能走很久)
  “And I used to say never say never.(我以前告诉你永远不要说没有永远)
  “So he calls me and he’s like .(所以他告诉我就像他说的那样)

  不。

  “‘I still love you.’(我依然爱你)”
  “And I’m just like ‘this is exhausting’…You know...we are never getting back together. (但就像我说的“我累了”,我们再也不能一起回到过去了)
  “Like ever.(真的)”

  不是这样的——
  不是这样的!

  “We are never ever ever getting back together.(我们再也不能一起回到过去了)
  “We are never ever ever getting back together.(我们再也不能一起回到过去了)
  “You go talk to your friends talk to my friends talk to me.(你让你我的朋友都来说服我)
  “But we are never ever ever ever getting back together.(但我们真的再也不能一起回到过去了)
  “You go talk to your friends talk to my friends talk to me.(你让你我的朋友都来说服我)
  “But we are never ever ever ever getting back together.(但我们真的再也不能一起回到过去了)”

  “千鹤姐姐——你为什么、为什么要离开我啊——你为什么……如此狠心…”
  明知不会再出现那个可以无限宠爱自己的人,但还是忍不住地大声询问。

  雪莉的声音颤抖着,她的双手撑在因未打理而有些灰尘的木地板上,毫无生气地瘫坐在那里。鼻子发酸的难受,眼眶也变得通红。所幸周围没人,可以不用掩饰自己的这幅窘样,然后还要笑着对别人说“我没事我很好”。
  过于空旷的房间里回荡着她哭诉般的大喊,就像是无人的湖畔里突然被打进一颗小石子儿。


  那个掉进湖里的小石子儿在水里游啊游,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的归宿。
  倒头来却又发现,那个所谓的“归宿”,只不过是名为“幸福”的幻影。

  是注定要失去的。

评论 ( 1 )
热度 ( 1 )

© Ta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