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ri

杂食无雷区,慎FO。
头像是自己画的。
微博@塔利

【轰出】心动因子(十杰)

 

*《我的英雄学院》同人,轰焦冻x绿谷出久
*十杰Paro,前者为王子,后者为邻国勇者
*全员无个性
*意识流的感情向小甜饼,双向暗恋,HE

  距离前些日子召开王室聘亲大会,已经过了有一个月之久。

  “小绿谷……”
  蛙吹梅雨轻巧地蹦到绿谷出久身边的草地上,向来不拘小节的性格让她丝毫没有去在意裙子是否有被弄脏。简单、直白,这就是她的性格特点。眼前的少年是自己关系很好的密友,而身为女性独有的第六感又告诉她…绿谷,肯定有什么心事,并且是很重要、很重要的那种。
  因为他以前不是这样的,至少一个月以前不是。试想一下,从来都是开朗礼貌且主动与他人交谈的少年,却突然变得如此沉默寡言,甚至见了人都不打招呼,不是有情况还能是什么?于是某个说话从不拐弯抹角的长发姑娘,好奇地眨了眨眼睛,然后便直截了当地问出了自己心底的疑惑。
  “在想人吗?”
  绿谷愣了愣,一时半会没有反应过来对方话语里的意思。
  “或许我说话的方式应该更更更直接一点儿。”蛙吹转了转眼珠子,略加思索了稍许片刻。
  “小绿谷你,是在想轰酱吗?”

  ……太直接了。明明是一个女孩子的问话,却反而让他这个大男孩都感到脸上有那么点挂不住。双颊猛地染上一抹似有若无的绯红色,虽然在阳光的直射下显得不那么易见,但还是被眼尖的女孩所发现。
  蛙吹梅雨举起胳膊,本想戳戳走神的绿谷,却中途改变轨道、弯了手指去揉少年柔软的墨绿色头发。本就有些凌乱的发尾在轻风的安抚下变得更加飘忽不定,却很好地衬托出了主人此时烦乱的内心。
  绿谷半眯起眼睛以躲闪过于明媚的强烈阳光,任由对方揉着头,却没有阻止:“蛙吹姑娘也真是的,我才没有说过这种话吧。”
  “不要叫我蛙吹姑娘,请叫我梅雨酱。”
  “……”
  “你心里所想的那些小九九,已经全部都写在脸上了哦,所以完——全不用说出来。”蛙吹无视了对方那一脸十分想要吐槽的表情,径直把手收回,“说起来,轰酱确实又帅气又强大呢……啊当然,你放心,我对他那样的男性不感兴趣。”
  面对她的玩笑和调侃,绿谷出久脸上赧意只得更甚。
  因为蛙吹梅雨口中的“轰酱”,确实是他所喜欢的人。

  是一见钟情的人。
  ——轰焦冻,这所国家的王子殿下。
 
  作为从邻国亚特兰蒂斯孤身而来的勇士,向来都是在生活中与水和冰形影不离。而对于这个充满火焰的国度,绿谷出久像是从未出过远门的孩子般十分好奇。好奇心害死猫,当然人也不例外,他自然也为自己的好奇心而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像是因过于热爱见义勇为而被数不尽的麻烦缠身,还有被各种女孩子青睐,亦或是自己那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逐渐情窦初开的内心。
  在一个月前的那场王室聘亲大会上,他对这个国家的王子一见钟情,然后藏匿于心底的那一粒小小的、名为“喜欢”的种子便开始发芽,迅速地长出根、茎和叶,一发不可收拾。只可惜少年太过于怯懦,明明怀揣着那样一份炽热而又坦诚的心意,却还是选择闭口不言,瞒了过去。
  王族和平民之间的关系,大概只是异想天开而已吧……绿谷出久从身旁的草地上随手拽了根狗尾巴草,然后百无聊赖地放进嘴里叼着。自己的命运大概就像是这根狗尾巴草,虽然师从人尽皆知的欧尔麦特先生,但毕竟是身出平门,没有豪家的资金支持,也没有王室贵族的人脉网。他唯一拥有的,就只有一身优秀的本事,和算得上十分乐观的性格了。

  “蛙吹姑娘……你觉得,如果我去追一个人,成功的几率会有多少呢?”
  “如果是轰酱的话,”蛙吹梅雨难得地没有出言纠正绿谷对自己的称呼,反而一本正经地认真思考了起来,“我倒觉得成功的几率会很大哦。”
  绿谷出久抬眼瞄了下蛙吹,在确认她的脸上没有笑意之后,长叹一声继续颓废:“好吧,就算你这次不是在开玩笑,也不用这么安慰我吧。无论是身世还是能力还是……总之,我简直就是在做梦。唉。”
  我才没有在安慰你啊。蛙吹在心底腹诽着,她抬头看向了隐藏在不远处树后的轰焦冻。红白发色相间的少年对蛙吹摆了摆手,示意她不用将绿谷叫起,而后者则是眨了眨眼睛,眼睁睁地看着轰焦冻轻巧离开这片草地,一字未吭。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小绿谷,别担心。”蛙吹将视线重新移回到绿谷身上,然后和他一同并排向后仰倒在草地。

  因为你并不是单相思呢。

  蛙吹当时所说的最后一句话,倒真的宛如定海神针一般,使他的心平定了下来。倒不是因为蛙吹梅雨有什么预言的本事,而是轰焦冻亲自找上了他,来作为自己的保镖。著名勇者欧尔麦特教出的独门弟子,想必也一定十分优秀。单凭这个噱头,就足以给绿谷脸上贴满金子。
  然而这一切看起来十分美好的事情,却没有一个足够美好的环境来将其衬托。那大概算是两人的第二次见面,虽然狼狈却仍充满另类的浪漫气息。敌国的暗杀者、猝不及防的应战……绿谷出久抹了把额角流下来的液体,汗液和血滴混在一起的粘稠感着实让人十分难受。身为勇者,多年训练出的优秀本能令他蹲在墙角处的隐蔽位置,一边观察着周围的恶劣环境,一边扭头查看轰焦冻的伤势。
  那么强大的人也会受伤吗?绿谷出久咬紧下唇,努力抑制着头部传来的阵阵剧痛。他把轰焦冻半边身体的重量全部压在自己的身上,然而却忘记了自己其实是个比对方伤得还要严重几分的人。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绿谷的视线逐渐变得模糊不清,思维也由清晰而变得缓慢迟钝。

  轰君,没事吧……
  这是绿谷出久在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

  再次睁开眼时已经是正午时分,即使窗户被厚重的帘布所遮挡住,但仍阻止不了那强烈的阳光透过边角的缝隙照射进来。绿谷出久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打了个哈欠后便慢慢地从床上爬起来,直到伸完懒腰这才有空去观察周围的环境。
  “啊,你醒了,绿谷。”轰焦冻恰巧推门而入,径直走向绿谷出久所躺着的床旁,然后搬了椅子坐下。
  “轰……殿下?”
  “直呼我的名字就可以了,不用那么见外。”双色头发的少年耸耸肩膀,一脸毫不在意的模样,“更何况,在你失去意识的这段日子里,都是我在照顾你。“
  原来他并不是沉默寡言的类型啊……绿谷出久兴致勃勃地思索。

  等等,他刚刚说什么来着。

  自己昏迷的时候一直是轰焦冻在照顾吗?!绿谷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着的崭新衣物,顿时觉得脸上有股火辣辣的灼热感。他不敢再看向那人,怕一不小心就暴露了自己长久以来藏于心底的小心思,怕被揭穿之后就连这份工作都会失去。完成不了恋人的梦想,至少还是努力要做一下朋友的。如果连朋友都没得做,那自己倒真是活得失败了。
  轰焦冻盯着眼前不出声的少年,一晃一晃的脑袋伴随着柔软的墨绿色乱发显得可爱至极。其实不光绿谷一人忐忑万分,自己对于恋爱这种事也是毫无把握可言的。他喜欢绿谷,从眼睛里的那束永不熄灭的光到脸侧浅浅的雀斑,从无可挑剔的实力再到素日里积极明朗的性格。倘若有人要写一本《绿谷出久优点集》,他觉得自己可以信誓旦旦地写满大半本还要多。
  这是喜欢吗?应该是吧。
  两个人都处于情窦初开的年纪,对这份感情所占有的分量丝毫未知。只是单纯地想要占有彼此,然后手牵手走遍大街小巷,途径清晨的明晖和傍晚的夕阳。
  绿谷已经忆不起是谁先发出危险的信号了,等再回过神来时他们已经拥住了彼此,双唇也贴在一起,互相掠夺着独属于对方身上的那一股气息。没有任何告白的话语,也没有任何承诺的言辞,只有人类忠实于情感的、最原始的那份本能冲动。

  “说起来,你知道‘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三见而定终身’的说法吗?“
  “啊?嗯……是的,听说过。”
  “那么,我们这是第几次见?”
  “第、第三次?”绿谷稍皱了些眉头进行思考,“虽然见面的次数很少,但每次待在一起的时间都非常长呢。如果轰君不提,我大概都没意识到这仅仅才是第三……“
  话音未落,绿谷便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似的,脸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通红起来。
  “不愧是我喜欢的人,思维模式总是和我如此合拍。”轰焦冻难得地露出了平时少见的微笑,嗓音低沉而又富有诱惑力。

  “三见,而定终身。”
  “等这一切都结束之后,我们就结婚吧,出久。”

评论 ( 1 )
热度 ( 36 )

© Ta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