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ri

杂食无雷区,慎FO。
头像是自己画的。
微博@塔利

【安雷】背德(ABO/R18)

  
  
*《凹凸世界》同人,安迷修x雷狮
*前者为血猎,后者是血族
*内含ABO设定的R18,慎入

 

  当雷狮醒来时,他感觉很不对劲,各种方面上的不对劲。
  且不说自己浑身松软无力的状态,光是眼前的陌生环境,足以让本就不太清醒的思绪更加迷茫。雷狮有些愤懑地咬紧牙关,撑着桌面努力地想要让自己坐起来,但因力量的流失只好堪堪作罢。他晃晃略有些沉重的脑袋,眯着眸子缓慢地将身下所处的环境看了一圈。漆黑的房间里能见度非常低,也没什么生命的气息,只能依稀瞧见屋内有几点星火,却意外地让他的眼睛感到十分刺痛。
  搞啥呢,自个儿什么时候连光都怕了?这么脆弱的表现,怕是从娘胎里刚出来那会儿之后就再没第二次了吧。不过如此反常的情况,倒也是头一次出现。
  难道是被血猎逮着了?要钱?要命?会不会撕票?……呵,无论是哪种情况,他雷狮大爷一定要把那家伙先手撕了再说,然后让对方明白,他们血族是外貌与实力并存的贵族,可不是什么甘愿受欺的花瓶软骨头。
 
  没错,这个正在胡思乱想、大大咧咧地躺在木桌上的黑发紫瞳少年,不是人类,而是血族。

  血猎和血族,放到现在来讲也不是什么新鲜的话题了。比起茶余饭后的谈资来看,这种事情更像是古老的中世纪传说,腐朽到就连小孩子都嗤之以鼻的程度。
   “可对于未知的事物,总要保持着一颗敬畏之心,不是吗?”
  这是安迷修一向的口头禅和观点,但即使是作为血猎的他,活了二十多岁也只见过一次传说中的血族。
 
  ——安迷修,单身,一看就觉得是一表人才的男Alpha,是名终日无所事事的血猎。爱好是保护虔诚的女教徒们,职责是守护圣洁的小姐姐们,人生目标是愿世间所有美好的女子都能过上幸福的生活。
  总之无论怎样说,都是和女性生物们离不开联系了。假正经归假正经,他驱魔的本领倒得了师父衣钵,具体实力嘛,虽不敢说天下第几,却也足以算是猎界的一方霸主。

  只是他这个霸主还没当多久,大家就都纷纷转行摆手不干了。倒不是对安迷修有什么不满,而是这年头实在是遇不见什么血族,更不用说酬金了。
  不过也没什么不好的。这说明天下太平啦、人民百姓幸福安康,他这个“最后”的血猎也是时候该归隐尘世了。毕竟饭碗是死的,人是活的,难不成还要守着个空空的小教堂过一辈子?年轻气盛如他安迷修,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甘心在这儿慢慢变成老头子的。
  金盆洗手辞职不干是早晚的事儿,虽说遣词不当,但也就那么个意思。安迷修揉揉有些发痛的额头,例行开始了一天的工作。最后的血猎…吗?听起来还是蛮威风的。
 
  可他万万没想到,人生就在这里发生了个巨大转折。
  正直的三好公民,血猎楷模——安迷修,在为数不长的职业生涯里第二次遇见了血族,而且和第一次相遇的那人还是同一个。

  “雷狮?!”

  安迷修觉得自己的右眼皮跳了几下,但左眼皮也跟着弹了弹。他至今都没法忘记,两年前的雷狮是如何以清纯可爱的千金大小姐形象成功骗得了他的信任与爱慕,然后顺手拿走了所有的猎魔工具,并因此而获得了很长一段无法无天的自由时光。
  这不仅是对他职业的嘲讽,更是一种光明正大的感情欺诈。从那时起,他便和这名同样身为“最后”、并且应该彼此惺惺相惜放下前人恩怨的血族,结下了深仇大恨的梁子。
  只是意料之外的,第二次见面却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安…迷…修?”突然听到有人唤起自己的名字,便强打了几分精神抬眼看向声音发出的地方,却没想到和安迷修来了个四目相对,两两尴尬。最后还是雷狮出于自身的贵族礼节,也喊了一句对方的名字作为回应,才打破了这个僵局。只是方一开口,嗓音便沙哑的不行,勉强支起的上身也像是顿时被抽空了力气般再次倒下。
  安迷修也注意到了这个反常,本着天敌之间势不两立的想法并未打算过去。但看见对方瘫在桌子上大口地喘着粗气的状态,犹豫再三,在心里权衡一番,最终还是选择了小心翼翼地向那边靠近。
  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雷狮脸上满是不正常的潮红,周围的空气里充斥着诱惑性的玫瑰香味,眼角也泛出了生理性的泪水。这一切的现象,看起来总觉得像是在哪里见过,就好像、就好像……
  “喂、雷狮,你发情了?!”
  “?”
  没错了,这就是Omega发情的状态啊。强大的血族里,也会有男O吗……真是前所未见,闻所未闻。只是以眼前这名贵族大少爷的状态来看,他似乎毫不知情。
  安迷修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办,作为A的他根本不需要抑制剂,几年来都是独处的生活也注定了身边不会有其他O的结局。但还没有恨对方到置之于死的地步,毕竟曾经的自己还动了那份青涩的内心。但显然,如果自己不采取什么措施的话,对方会饱受折磨吧?或许,或许会出什么事也不一定。
 
  Omega的玫瑰馨香弥漫在空气里,侵蚀着同样童贞的Alpha神经。当安迷修感到脑海里有什么东西“崩”地一声断掉后,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将压抑许久的信息素悉数释放出来。
  红酒的味道霎时间将雷狮一股脑儿地包裹住,安抚着他几近崩溃的理智。但任由他再怎么想反抗抵制,生理上的主动迎合却还是出卖了此刻忠实于情欲的内心。
  “……安迷修……”雷狮十分费力地瞥了那个不知该如何作起的呆瓜血猎一眼,喘了几口气便自暴自弃似的将头扭向一边不再去看。如果他们两个人之间必须得有一个人让步,那他决定抢先做出选择。贵族是不会选择听命于他人的,向来只有自己下命令的份儿。
  “做吧。”
  “你说什……”

  “Fuck me,now.”

  
  
  从高高在上的少爷到沦陷于情欲的奴隶,有时候仅仅只需一秒钟。

  

 

 后续及全文请点这里 

评论 ( 8 )
热度 ( 176 )

© Tari | Powered by LOFTER